round trip

坚持写文。希望有更多的粉丝😊

斯人何憔悴(预告)

古风虐文
三千繁华,弹指刹那,百年过后,不过一捧黄沙。
        鑫:替我杀了宣阳宫宫主,事后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条件,只要我能做的都会为你实现。
        烛:事成后,我想让你同我一起归隐山林,只要这一个条件即可。
        祺:哼丁程鑫,你就乖乖的当我的宫主夫人吧!
隐瞒身份中谁先动心谁先动情。罢了,这是一场试探还是天生缘定。
        鑫:好,你说你能完成我的愿望,我便让你留下来,以后我便叫你阿柴吧。
情本无理可循
        祺: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,要不是我不敢说,你早就喜欢我了,没错,你肯定喜欢我,哈哈哈。
喜欢上一个人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。
         祺:如果可以他不想当什么宣阳宫宫主了,就这样和他在一起一辈子。
有些真相往往事与愿违
        鑫:那些日子真是像梦一样,我很快乐。可是对不起,我必须杀了你。。。你别怪我。
        祺:丁程鑫,死在你手上,,我心甘情愿,如果有来世,我不愿遇见你。
生死有命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        鑫:我求你,只要你把腐骨灵花给我,我做什么都行。
        达:哦?我这儿什么都不缺,就缺一个夫人。
        烛:这样做值得吗?他已经忘了你。
       鑫:没关系,我只要他活着。
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。
       烛:你究竟还要执迷不悟多久,你以为你走九条命吗?你还要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!
       达:你这个傻子,什么都好。可就是不爱我。
       鑫:玺达,对不起。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心。
化化轮回重化化
       祺:血洗听雪楼,囚禁楼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丁程鑫,你到底是谁?
      鑫:我弄丢了一个很爱我的人,他是简亓,只可惜我杀了他。。。。
      祺:你不要叫我简亓,我不是他。
      鑫:不知重华宫宫主究竟要关我到什么时候。
      祺:如果我说是一辈子呢。
回忆涌来,那些美好悄然出现。
      祺:阿程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你。
      鑫:那你可后悔?
      祺:不悔!
      鑫:你为什么要杀了他?
      祺:因为他爱你。
      鑫:简亓不是这样的,他那样善良,断不会害人性命的。
      祺:不要再叫我简亓!
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无关风与月。
      鑫:这场雪下的真好啊,简亓,我好像又想起那些回忆。
      祺:阿程,你别说话,跟我回去。
      鑫:回去。。。回不去了,我快死了。。。
      祺:你还在怪我对不对,只要你能好起来,云梦泽也好,听雪楼也好,简亓也好,都给你,只是不要离开我。
      鑫:简亓,忘了我。
这就是一些预告,坐等评论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伙伴儿想看祺鑫古风甜虐文吗?

刚刚看了我不是药神,觉得斌浩莫名带感。特别是车祸发生后抱着他赶到医院。。。那种眼神真的脑补出了很多。。希望有更多大大写他们的故事😊

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
为何你那么熟悉
轻轻拍了拍你的肩
你醒了
拉着我
这一瞬间就是永恒
马嘉祺余生一起走吧
丁程鑫你才是余生啊

源千段子来了

以前写的段子,发出来😜沙雕文学好萌预警。坐等评论!
      我很想爱他,可是眼泪在说谎
源:我知道,你爱他,他也爱你。对不对,可是我也爱你,我喜欢和你闹,虽然有时候我喜欢扔你的轻松熊,但是只是为了想引起你的注意。我知道你最讨厌别人乱动你的轻松熊了。。你微笑的时候嘴角有梨涡就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我。贪恋着你的美好的我还没有想到有一天光明也会被别人抢走。王俊凯,答应我你要好好爱他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源:这是谁家的熊啊,没人回答,我就乱扔了哦。于是可怜的轻松熊被王源丢到了一个不知名的角落,千玺急忙跑过来按住王源打算挠痒痒,王源痒的不行急忙说:千玺,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千玺听了说:那还不赶快去把轻松熊找回来。王源傻笑着说:遵命,小千千。源迅速找到熊,放在玺床上,挨着玺坐说:说,小千千,你为什么不让人动你的轻松熊啊?千:那是因为它和你很像啊,都能给我带来快乐。源听到了很开心,傻傻的说:小千千,我好喜欢你哦,我想一辈子给你带来快乐。千玺说:其实我很喜欢你,比喜欢轻松熊还要喜欢,源听完开心的把千玺抱住在他耳边说:好巧,我也是呢!
        在最美的时光里遇见对的人。

守①

古风沙雕文字预警,甜虐不定
          我啊,叫丁程鑫。是青丘的狐狸,可却是法力低微的灵狐,不过跌跌撞撞的好歹位列了仙班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法力低微,可是我努力啊。终于在千年后能上九重天,这九重天飘渺的云烟,可真是惊艳了我的眼。美轮美奂也不为过,能上九重天也是莫大的快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朋友,最开心有同族的李天泽,不过他可是法力高强的仙狐呢,对他还是比较羡慕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玺达呢,对我好,可他的眼神总是那么奇怪,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天晚上,我的宫中闯入了一个人,我以为是朋友,没想到陌生的可怕。那时夜很黑,他穿着一身黑色,眼色阴鸷。手中的剑指着我,好像下一秒就要把我杀掉似的。我连忙说:我是天界的散仙,不知仙友为何来此啊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似乎相信了我的话,放下手中的剑,便倒在我身上。我这才发现他受了重伤,连忙把人带进房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从天泽那找来好药,从玺达那讨来仙丹,医治那人的伤应该够了。连忙回去细心熬药。又用草药佐以辅助,内外兼备,治了几日,那人的伤总算好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马嘉祺醒了,手抚过了程鑫的脸,心头激起一阵涟漪。可在那人有所动作后,便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睁开了眼睛,看着那人没死,可还是没醒过来,便打算继续为他寻药,可刚转身便被人压倒在床。。。。仔细的看着那人的脸,那天晚上没有察觉,这人竟如此好看,碍于现下的情景,心也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。他眼里带着笑意,我刚想说话,嘴便被堵住了,那人竟放肆的解开我的衣带,无奈挣扎不开,突然他在我耳边说:我叫马嘉祺,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。听到这话,我愣住了,可也没有反抗,我与他就这么行了周公之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玺达,天泽则是疑惑程鑫今日为何不来,怕是去找泗源二人了这也是常事。程鑫平时最爱的便是走街串巷,随他去吧。两人相视而笑,却看着玉湖思量着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了那事后,我不知道做什么,心里也说不上来好还是不好,反正双修是促进灵力的,这样想来也不算亏。嘉祺看着人呆住的样子,打趣的说道:美人,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听了这话,我的脸又红了,只想钻进被窝里不看他。嘉祺则是笑着拥住程鑫,我真想就这样和你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后我们过上了犹如神仙眷侣般的日子,每日花前月下,共享美景。有时也会双修,双修的久了,我也会劝他不要纵欲过度了,可真让我的身子吃不消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丁程鑫,你可怪我。他严肃的说道。怪说不上,我觉得一直这么下去也挺好。我和你在一起的快乐,是这几千年都没有的,和其他人相比,玺达是知己好友。天泽是敬重崇拜之人,泗旭和真源他们早已喜结良缘,是好几百年的朋友了。可是你不一样,你该是重要的,我就是喜欢你。言语间笑着看人,搂着人脖子,送上真诚一吻,嘉祺笑着接受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玺达几日不见程鑫,十分担心他,每天到幻影宫去寻他,仙侍只是称仙上得了病,劝他勿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思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。玺达想程鑫定是生了什么大病才避而不见,立即回宫取了上好的金丹准备给程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回到幻影宫打算好好看望程鑫,使了隐身诀走进宫内,却只看到程鑫依偎在他人怀中。笑得那般甜蜜,那人亦是,仿佛这是一处只有他们两人的小天地,任何人也进不去。玺达的心有些难过,他一直都喜欢程鑫,只是苦于不知如何表明心意,以为他的眼神他会明白,更期盼他会喜欢他,可这一切终究只是奢望了。。。。

回家的诱惑2

     敖子逸其实是很不想联姻的,所以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它搞黄,想到了一个办法:就是去酒吧拈花惹草,然后故意传到丁程鑫的耳朵里,那他肯定不想嫁给我。
         想的甚好,让手下去泄露消息,自己便去酒吧了,打算跳舞吸引别人注意。不过他那么帅怎么没有人去勾引他呢?他也只好随意玩玩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丁程鑫看到敖子逸这个样子,在许多人的簇拥下还是那么与众不同。正打算离开这嘈杂的酒吧,就被人抱住,只能奋力挣扎,敖子逸连忙把抱着丁程鑫的人打到在地。
        (你TM谁啊,敢坏老子的好事)醉汉吼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(敖子逸!)说完笑着看人。
         醉汉脸色瞬间变了,知道是敖氏集团的公子后,连忙磕头道歉。(对不起,少爷。对不起。。。我不是故意的。)
        敖子逸不耐道:(滚吧!)
        那人便飞快逃离了此处。
       丁程鑫刚想走便被拦住了,(你不打算给我个解释?)子逸挑眉说。
         (没有必要。)说完推开他便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(行啊,丁程鑫,还没结婚就这个态度,结婚后怕是翻了天了,我这就把你丑恶的嘴脸告诉我爸!)回到家后,敖子逸添油加醋的把刚才的事情在敖父面前说了,其实就像表达一个意思:丁程鑫婚前出轨,他要取消婚约。
       敖父则是安慰道:(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,别妄下定论。我看是你拈花惹草不成,反赖给人家吧。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敖子逸心虚的说:(你说是就是吧,你啊。总是那么了解我。我回去休息了。)
       (好了,你就给我安心结婚,别在弄出什么事情了)敖父说道。
       (是,是,是,都听您的还不成吗,走了。)说完子逸回家了
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敖父接到电话,是那个醉汉打的,敖父微微一笑,看来目的达到了。便打了一笔钱给他。不过这只是第一步。
        三天很快便过去了,丁父如约而至,答应了婚约。并希望敖子逸能对程鑫好,而敖父却是给丁父看了一份合约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丁敖两家联姻,为期五年。在此期间,敖家帮助丁家。五年后,若两个孩子真心相爱,继续婚姻关系,若不真心相爱,便自动解除婚姻关系,合约五年后生效。
       丁父觉得这份合约可行,决定签字,敖父也签字,这份合约各自持有。
        程鑫做的最多的事便是看着妈妈的骨灰盒发呆,虽然这份婚姻在他心里没那么重要。可是却是一份责任,所以,没关系。他愿意去做。
        联姻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,敖父,丁父仔细商议后决定宴请马,严,贺,陈,张五家。他们五家在界内比较有威望,决定好后便派人去递交婚礼邀请函了。
       首先送去的是马家,马父欣然接受。并祝福两位新人快乐,随即打电话给儿子(嘉祺啊。敖丁两家联姻,婚宴去不去啊。)马嘉祺推辞道:(算了吧,爸,又不是我结婚,不想去凑热闹,还是你去吧。)
       马父不勉强儿子决定到时自己前去赴宴。
        而后严家,贺家收到了邀请函,贺峻霖很是开心,连忙跑去找严浩翔。(程鑫要结婚了,我真替他高兴啊!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祝福他们。好吗,浩翔。)峻霖高兴的说。(好啊,不过现在太晚了,你就在这休息吧,等会我打个电话给爸吧!)浩翔就打了电话,得到爸的同意,便开心的让峻霖留下来。末了贺父无奈的说(你们两孩子好好过日子吧,别什么事情都给我们打报告。)浩翔点了点头应好。又把收到婚礼邀请函的事情告诉爸,贺父考虑过后就让儿子儿婿去吧。浩翔答应了,交接好事情后,回到房间从后轻轻抱着人。峻霖则是享受着爱人给予的温暖,开心的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(浩翔啊,时间过得好快啊!不知不觉已经结婚两年了,我真高兴。)峻霖怀念的说。(是啊,你这个兔子和我这个小熊在一起那么久了,开心吗?)浩翔则问道。
       (你是傻子吗,当然开心了。哼,你问这个问题,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。)峻霖假装生气问道。(不敢不敢,我这个小熊只要有你这只兔子就好了。我的眼里都是你,甜甜蜜蜜you  know我想你。)浩翔深情的看着峻霖慢慢说着这些话。禁不住撩的峻霖当然慢慢沦陷了。
        转过来轻轻吻着浩翔,(哼。看你那么乖的份上,给你一个奖励吧!)吻完人后露出得逞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 浩翔则把人禁锢在怀里,奖励一下怎么够,不如一度春宵吧,美人!
        峻霖委屈的说:(不过才两年而已,你怎么越来越禽兽了,唉。。真是心疼我的身体啊。)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泗源两人收到了邀请函,这时两人正在忘我的弹着吉他,突然被打断。有些烦闷。真源开口询问什么事啊,来人急忙把邀请函递给他们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邀请函。得知敖丁两家联姻了,激动得吉他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。泗旭则是抚额看他,都是结了婚的人了,能不能长点心啊!
        (也不知道敖子逸用了什么手段让程鑫这个冷美人喜欢他,我还以为没人降得住他呢。)真源遗憾的说。泗旭则是见怪不怪的看着他,一字一句的说:(你啊,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,别操心别人的事,到时候婚礼就我们两个人去吧。)说完真源开心的点头,(当然一起去了,泗源大旗不倒,哈哈哈哈。。。快想想,到时候送他们什么礼物,一定要是最特别的!)
        泗旭笑着说:(要不把你当作礼物送出去算了。)
         真源疑惑的问:(为什么?)
        (因为你就是最特别的。)泗旭温柔的说完抱着他,催他赶快睡觉了,真源则听话乖乖抱着泗旭的腰准备进入梦乡。
         敖父。丁父则是置办婚礼,婚礼是西式的,宾客们也都邀请好了,然后则是让两个孩子去买婚饰和礼服,最后再去拍一组婚照。
        逸鑫两人只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了,内心毫无波澜,在拍摄婚照时子逸威胁程鑫道:(你这种人,休想进我敖家的家门!)程鑫不紧不慢说:(事情已成定局,说什么也没用了,还不如听他们的安排。)在快门按下前则微笑的拥着他。
       流程也快安排好了,接下来就等着婚礼到来,程鑫想这份责任终是要到来了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不求爱我永远,只求爱我长久。
不求爱我长久,只求爱我无悔。

回家的诱惑

    由第一个脑洞所写,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。逸鑫在前面,后面才会有祺鑫,不过结局是祺鑫。
——正文
       丁,敖两家各占据一方龙头企业,虽没有合作,可关系上怎么也算过得去。可是敖家一门心思想排挤丁家,无奈收效甚微。
 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丁氏便遭遇了三座大山的风险:市场风险,公司的产品销路匮乏,有的产品甚至囤积了好几个月也没卖出去。财务风险:丁氏部分企业因经营管理不善,而导致资金周转困难,甚至破产倒闭。法律风险:因一些企业签订合同不慎,陷入合同陷阱,造成企业严重经济损失。
        看见手下的企业纷纷倒闭,员工甚至跳槽去了敖氏,这让他这个总裁实在着急。或许真的是敖家搞的鬼,他决定一探究竟。
        困惑的走到敖氏企业大楼,一路上大多数人都在用不屑的眼光看向他,他觉得无甚好在意,走到总裁办公室前,轻轻敲敲门,得到许可便走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敖总看到来人,说着:这不是丁总吗,什么时候把你吹到我这儿来了。我只想知道我丁家现在的遇到的困难是不是与你有关!丁总沉稳说道。你来到这里,恐怕也就是寻找一个真相,若我说我从未做过对你丁家不利的事情呢。敖总说,丁总看他说的如此笃定,便暂且放下了对他的怀疑。丁总怀着一个歉意的微笑,想求敖总帮帮他。敖总看出他内心的想法,可也没揭穿,反而不急不忙的说道:他们皆以为我们两家势成水火,可多年来井水不犯河水,可你现在想我帮你,怕是没那么容易。我想了一个万全之策,敖总并未点破,反而得到了丁总的追问,他不紧不慢的说道:两家联姻,我儿子逸迎娶你儿程鑫,这样一来我们便是儿女亲家,我自然有义务帮你们渡过难关,也可打破外界对我们两家的猜测,你觉得如何。丁总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但还是想着去征求程鑫的意见,仔细想了想,这个万全之策我回去考虑考虑,三天后给你答复吧。敖总点了点头。丁总便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,暗自冷笑,看着楼下那人快速飞奔赶到企业,忙不过来那一堆烂摊子,他就止不住得意,我不过略微使了一些手段,你的企业就成了这个样子,还真是可笑,你我一直是对手,我怎会心甘情愿帮你。
       丁母得知了企业的现状,一口气没上来,心绞痛便复发了,佣人又不在,她想上楼拿药,拿到药后却从楼梯上摔了下来,没了知觉。下午佣人陈姐来的时候看到了这种景象,急忙拨打120把夫人转送到医院,急忙打电话通知老爷,少爷。
        程鑫这时正在海边散步,凉爽的海风吹在身上,笑着看着海鸥飞过,心情十分愉悦。接到陈妈的电话,得知母亲心绞痛复发,顾不上穿鞋急忙赶到医院,到了医院才穿上鞋,便赶到母亲的急救室。却听到了母亲和父亲的谈话,什么和敖家联姻,什么家族破产。。。。他急忙冲进去,母亲刻意支开了父亲。程鑫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连忙询问母亲,母亲则是语重心长的说:程鑫,你是丁家唯一的孩子,如今丁家接连遭遇危机,你不能坐视不理。我如今拖着一口气,就是想让你答应与敖家的联姻。如果你不答应,我就是走了也不会安心的,程鑫,答应我!程鑫急忙点头,泪止不住的流,滴在母亲的病号服上,消失不见。丁母笑着抹去他的眼泪,手便垂下了,心跳也停止了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只想抱着母亲,大声的呼喊。
         丁总来了,看到孩子这样,也止不住的难过,妻子的离世也给他带来了打击,可他不能跨,丁氏还需要他。他只是拍拍孩子的肩,眼泪无声落下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后决定火葬,骨灰安置在家中,就像她还陪着他们一样。处理了妻子的后事,丁父也是疲惫不已,回想妻子走前对他说道:丁氏是你耗费多年的苦心,它不能跨,程鑫那么懂事,他一定会明白的。正在犹豫如何告诉程鑫,程鑫便便主动来找他,爸,我知道我们家经历了什么困难,我也明白只要我嫁给敖子逸,敖家就会帮助我们,到时候丁氏会东山再起,母亲泉下有知,也会很开心的。所以,我愿意嫁给敖家!丁父什么也没说,只是抱住了他的儿子,程鑫,你真是懂事得让我心疼啊!
       敖父回到家看到儿子正在看文件,甚是欣慰。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,子逸抬头笑着说:爸,怎么了?好儿子,为父给你说个事,我想让你和丁家联姻。敖父不紧不慢说。子逸说:虽然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,不过肯定也有所图谋,不过我为什么要为你的野心牺牲掉我的幸福。不悦的看着父亲,因为你是敖家的儿子,这件事我决定了就没有商量的余地,敖父吼道。子逸只能点头,哼,家族利益就如此重要吗?竟连儿子的幸福都不顾了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 程鑫向来重视承诺,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,看着母亲的骨灰盒,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。妈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我是丁家的儿子,以后会做好敖子逸的妻子,敖家的儿媳!对母亲许下承诺后草草包扎了脚上的伤口,便去休息了。今晚的月亮失去了踪影,只剩下星星闪着光芒,悲伤的人啊,眼泪在无声的流淌。

两个脑洞
       第一个脑洞
逸鑫为了家族利益,而结婚。然后程鑫为了责任对子逸很好。但是只是责任,他不知道这份责任该继续到什么时候。子逸在程鑫身边安排了玺达保护他,玺达对程鑫日久生情,程鑫始终把他当很好的朋友。然后玺达的弟弟耀文总觉得他们在一起了,老是叫程鑫嫂子。子逸以为程鑫背叛了他,就使玺达出了车祸成植物人。耀文只是希望他们能在一起,可子逸也逐渐喜欢上了程鑫,没有想到在表白之际程鑫提出了离婚。在家族下他没有办法,离婚了。决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的程鑫。又遇到豪门总裁马嘉祺,到底是逢场作戏还是缘定胜天,最终祺鑫喜结良缘,玺达也苏醒了。和耀文,子逸放下往日恩怨,参加他们的婚礼。对了耀文和嘉祺的弟弟也在一起了,所以最后祺鑫轩耀喜结良缘。happy    end😁
         第二个脑洞
丁程鑫是丁氏集团的私生子,不愿意回到那个没有温度的家,可是他的爸爸很想照顾他。程鑫不希望被太多人关注(因为他的爸爸承认了他的地位)便化名为林说。只有妈妈和弟弟知道这件事。程鑫的妈妈收养了宋文嘉,宋文嘉从小时候一直很喜欢丁程鑫。然后到高中时期,程鑫遇到了马嘉祺。互相喜欢,可遭到家人反对,无奈斩断情缘。嘉祺离家出走,整天浑浑噩噩的,出了车祸。被黄锐所救。变成了向横,和以前的性格完全不一样,做事狠力,是黑白两道有名的人物。丁程鑫在马嘉祺出车祸后很自责,最后放弃了这个名字,埋葬过去。可在高中时玺达也喜欢上了他,那时的林说。
宋文嘉惹到了向横的手下,手下便带人寻仇。看到了丁程鑫长的漂亮,便带回去,说是什么赔礼道歉。可事情没那么简单。向横利用势力逼迫程鑫做他的人。无奈之下程鑫只能同意。好在向横没有再找他家人麻烦。向横也逐渐恢复了记忆,可丁陈两家联姻,要陈玺达娶程鑫,他爱的是林说。丁氏总裁也把程鑫找回来,让他为了家族。可他终究不爱玺达啊,嫁过去也是相看两相厌。程鑫知道玺达是多么爱着林说,也就是曾经的自己,对他心怀愧疚。这时玺达的弟弟也是耀文,和向横的弟弟文轩纠缠不清。也是对欢喜冤家。最后决定相恋,没过多久,玺达和程鑫离婚了。在不久后,他知道了程鑫以前就是林说。后悔莫及。向横也知道了所有事。恢复马嘉祺的身份,和程鑫终成眷属。最后也是祺鑫轩耀结婚happy    end😊
        只是不知道写哪个更好,觉得都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