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und trip

坚持写文。希望有更多的粉丝😊

回家的诱惑

    由第一个脑洞所写,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。逸鑫在前面,后面才会有祺鑫,不过结局是祺鑫。
——正文
       丁,敖两家各占据一方龙头企业,虽没有合作,可关系上怎么也算过得去。可是敖家一门心思想排挤丁家,无奈收效甚微。
 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丁氏便遭遇了三座大山的风险:市场风险,公司的产品销路匮乏,有的产品甚至囤积了好几个月也没卖出去。财务风险:丁氏部分企业因经营管理不善,而导致资金周转困难,甚至破产倒闭。法律风险:因一些企业签订合同不慎,陷入合同陷阱,造成企业严重经济损失。
        看见手下的企业纷纷倒闭,员工甚至跳槽去了敖氏,这让他这个总裁实在着急。或许真的是敖家搞的鬼,他决定一探究竟。
        困惑的走到敖氏企业大楼,一路上大多数人都在用不屑的眼光看向他,他觉得无甚好在意,走到总裁办公室前,轻轻敲敲门,得到许可便走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敖总看到来人,说着:这不是丁总吗,什么时候把你吹到我这儿来了。我只想知道我丁家现在的遇到的困难是不是与你有关!丁总沉稳说道。你来到这里,恐怕也就是寻找一个真相,若我说我从未做过对你丁家不利的事情呢。敖总说,丁总看他说的如此笃定,便暂且放下了对他的怀疑。丁总怀着一个歉意的微笑,想求敖总帮帮他。敖总看出他内心的想法,可也没揭穿,反而不急不忙的说道:他们皆以为我们两家势成水火,可多年来井水不犯河水,可你现在想我帮你,怕是没那么容易。我想了一个万全之策,敖总并未点破,反而得到了丁总的追问,他不紧不慢的说道:两家联姻,我儿子逸迎娶你儿程鑫,这样一来我们便是儿女亲家,我自然有义务帮你们渡过难关,也可打破外界对我们两家的猜测,你觉得如何。丁总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但还是想着去征求程鑫的意见,仔细想了想,这个万全之策我回去考虑考虑,三天后给你答复吧。敖总点了点头。丁总便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,暗自冷笑,看着楼下那人快速飞奔赶到企业,忙不过来那一堆烂摊子,他就止不住得意,我不过略微使了一些手段,你的企业就成了这个样子,还真是可笑,你我一直是对手,我怎会心甘情愿帮你。
       丁母得知了企业的现状,一口气没上来,心绞痛便复发了,佣人又不在,她想上楼拿药,拿到药后却从楼梯上摔了下来,没了知觉。下午佣人陈姐来的时候看到了这种景象,急忙拨打120把夫人转送到医院,急忙打电话通知老爷,少爷。
        程鑫这时正在海边散步,凉爽的海风吹在身上,笑着看着海鸥飞过,心情十分愉悦。接到陈妈的电话,得知母亲心绞痛复发,顾不上穿鞋急忙赶到医院,到了医院才穿上鞋,便赶到母亲的急救室。却听到了母亲和父亲的谈话,什么和敖家联姻,什么家族破产。。。。他急忙冲进去,母亲刻意支开了父亲。程鑫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连忙询问母亲,母亲则是语重心长的说:程鑫,你是丁家唯一的孩子,如今丁家接连遭遇危机,你不能坐视不理。我如今拖着一口气,就是想让你答应与敖家的联姻。如果你不答应,我就是走了也不会安心的,程鑫,答应我!程鑫急忙点头,泪止不住的流,滴在母亲的病号服上,消失不见。丁母笑着抹去他的眼泪,手便垂下了,心跳也停止了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只想抱着母亲,大声的呼喊。
         丁总来了,看到孩子这样,也止不住的难过,妻子的离世也给他带来了打击,可他不能跨,丁氏还需要他。他只是拍拍孩子的肩,眼泪无声落下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后决定火葬,骨灰安置在家中,就像她还陪着他们一样。处理了妻子的后事,丁父也是疲惫不已,回想妻子走前对他说道:丁氏是你耗费多年的苦心,它不能跨,程鑫那么懂事,他一定会明白的。正在犹豫如何告诉程鑫,程鑫便便主动来找他,爸,我知道我们家经历了什么困难,我也明白只要我嫁给敖子逸,敖家就会帮助我们,到时候丁氏会东山再起,母亲泉下有知,也会很开心的。所以,我愿意嫁给敖家!丁父什么也没说,只是抱住了他的儿子,程鑫,你真是懂事得让我心疼啊!
       敖父回到家看到儿子正在看文件,甚是欣慰。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,子逸抬头笑着说:爸,怎么了?好儿子,为父给你说个事,我想让你和丁家联姻。敖父不紧不慢说。子逸说:虽然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,不过肯定也有所图谋,不过我为什么要为你的野心牺牲掉我的幸福。不悦的看着父亲,因为你是敖家的儿子,这件事我决定了就没有商量的余地,敖父吼道。子逸只能点头,哼,家族利益就如此重要吗?竟连儿子的幸福都不顾了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 程鑫向来重视承诺,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,看着母亲的骨灰盒,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。妈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我是丁家的儿子,以后会做好敖子逸的妻子,敖家的儿媳!对母亲许下承诺后草草包扎了脚上的伤口,便去休息了。今晚的月亮失去了踪影,只剩下星星闪着光芒,悲伤的人啊,眼泪在无声的流淌。

评论(8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