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und trip

坚持写文。希望有更多的粉丝😊

回家的诱惑2

     敖子逸其实是很不想联姻的,所以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它搞黄,想到了一个办法:就是去酒吧拈花惹草,然后故意传到丁程鑫的耳朵里,那他肯定不想嫁给我。
         想的甚好,让手下去泄露消息,自己便去酒吧了,打算跳舞吸引别人注意。不过他那么帅怎么没有人去勾引他呢?他也只好随意玩玩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丁程鑫看到敖子逸这个样子,在许多人的簇拥下还是那么与众不同。正打算离开这嘈杂的酒吧,就被人抱住,只能奋力挣扎,敖子逸连忙把抱着丁程鑫的人打到在地。
        (你TM谁啊,敢坏老子的好事)醉汉吼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(敖子逸!)说完笑着看人。
         醉汉脸色瞬间变了,知道是敖氏集团的公子后,连忙磕头道歉。(对不起,少爷。对不起。。。我不是故意的。)
        敖子逸不耐道:(滚吧!)
        那人便飞快逃离了此处。
       丁程鑫刚想走便被拦住了,(你不打算给我个解释?)子逸挑眉说。
         (没有必要。)说完推开他便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(行啊,丁程鑫,还没结婚就这个态度,结婚后怕是翻了天了,我这就把你丑恶的嘴脸告诉我爸!)回到家后,敖子逸添油加醋的把刚才的事情在敖父面前说了,其实就像表达一个意思:丁程鑫婚前出轨,他要取消婚约。
       敖父则是安慰道:(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,别妄下定论。我看是你拈花惹草不成,反赖给人家吧。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敖子逸心虚的说:(你说是就是吧,你啊。总是那么了解我。我回去休息了。)
       (好了,你就给我安心结婚,别在弄出什么事情了)敖父说道。
       (是,是,是,都听您的还不成吗,走了。)说完子逸回家了
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敖父接到电话,是那个醉汉打的,敖父微微一笑,看来目的达到了。便打了一笔钱给他。不过这只是第一步。
        三天很快便过去了,丁父如约而至,答应了婚约。并希望敖子逸能对程鑫好,而敖父却是给丁父看了一份合约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丁敖两家联姻,为期五年。在此期间,敖家帮助丁家。五年后,若两个孩子真心相爱,继续婚姻关系,若不真心相爱,便自动解除婚姻关系,合约五年后生效。
       丁父觉得这份合约可行,决定签字,敖父也签字,这份合约各自持有。
        程鑫做的最多的事便是看着妈妈的骨灰盒发呆,虽然这份婚姻在他心里没那么重要。可是却是一份责任,所以,没关系。他愿意去做。
        联姻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,敖父,丁父仔细商议后决定宴请马,严,贺,陈,张五家。他们五家在界内比较有威望,决定好后便派人去递交婚礼邀请函了。
       首先送去的是马家,马父欣然接受。并祝福两位新人快乐,随即打电话给儿子(嘉祺啊。敖丁两家联姻,婚宴去不去啊。)马嘉祺推辞道:(算了吧,爸,又不是我结婚,不想去凑热闹,还是你去吧。)
       马父不勉强儿子决定到时自己前去赴宴。
        而后严家,贺家收到了邀请函,贺峻霖很是开心,连忙跑去找严浩翔。(程鑫要结婚了,我真替他高兴啊!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祝福他们。好吗,浩翔。)峻霖高兴的说。(好啊,不过现在太晚了,你就在这休息吧,等会我打个电话给爸吧!)浩翔就打了电话,得到爸的同意,便开心的让峻霖留下来。末了贺父无奈的说(你们两孩子好好过日子吧,别什么事情都给我们打报告。)浩翔点了点头应好。又把收到婚礼邀请函的事情告诉爸,贺父考虑过后就让儿子儿婿去吧。浩翔答应了,交接好事情后,回到房间从后轻轻抱着人。峻霖则是享受着爱人给予的温暖,开心的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(浩翔啊,时间过得好快啊!不知不觉已经结婚两年了,我真高兴。)峻霖怀念的说。(是啊,你这个兔子和我这个小熊在一起那么久了,开心吗?)浩翔则问道。
       (你是傻子吗,当然开心了。哼,你问这个问题,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。)峻霖假装生气问道。(不敢不敢,我这个小熊只要有你这只兔子就好了。我的眼里都是你,甜甜蜜蜜you  know我想你。)浩翔深情的看着峻霖慢慢说着这些话。禁不住撩的峻霖当然慢慢沦陷了。
        转过来轻轻吻着浩翔,(哼。看你那么乖的份上,给你一个奖励吧!)吻完人后露出得逞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 浩翔则把人禁锢在怀里,奖励一下怎么够,不如一度春宵吧,美人!
        峻霖委屈的说:(不过才两年而已,你怎么越来越禽兽了,唉。。真是心疼我的身体啊。)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泗源两人收到了邀请函,这时两人正在忘我的弹着吉他,突然被打断。有些烦闷。真源开口询问什么事啊,来人急忙把邀请函递给他们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邀请函。得知敖丁两家联姻了,激动得吉他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。泗旭则是抚额看他,都是结了婚的人了,能不能长点心啊!
        (也不知道敖子逸用了什么手段让程鑫这个冷美人喜欢他,我还以为没人降得住他呢。)真源遗憾的说。泗旭则是见怪不怪的看着他,一字一句的说:(你啊,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,别操心别人的事,到时候婚礼就我们两个人去吧。)说完真源开心的点头,(当然一起去了,泗源大旗不倒,哈哈哈哈。。。快想想,到时候送他们什么礼物,一定要是最特别的!)
        泗旭笑着说:(要不把你当作礼物送出去算了。)
         真源疑惑的问:(为什么?)
        (因为你就是最特别的。)泗旭温柔的说完抱着他,催他赶快睡觉了,真源则听话乖乖抱着泗旭的腰准备进入梦乡。
         敖父。丁父则是置办婚礼,婚礼是西式的,宾客们也都邀请好了,然后则是让两个孩子去买婚饰和礼服,最后再去拍一组婚照。
        逸鑫两人只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了,内心毫无波澜,在拍摄婚照时子逸威胁程鑫道:(你这种人,休想进我敖家的家门!)程鑫不紧不慢说:(事情已成定局,说什么也没用了,还不如听他们的安排。)在快门按下前则微笑的拥着他。
       流程也快安排好了,接下来就等着婚礼到来,程鑫想这份责任终是要到来了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10)